分支机构
首页 > 法律工作委员会 > 正文
国际货物买卖合同案例分析
来源:本站 作者:管理员 点击:219
    【案情介绍】
    这是一起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涉及法律适用和解释及跨国交易惯例等问题。
    中化国际(新加坡)有限公司,住所地为新加坡,于2008年4月11日与住所地为德国的蒂森克虏伯冶金产品有限公司订购石油焦采购合同。
    合同约定:1.中化新加坡公司向德国克虏伯公司采购燃料级石油焦25 000吨,数量可有10%浮动,石油焦的HGI指数典型值为36-46。2.石油焦的装货港为美国加利福尼亚匹兹堡,目的港为中国港口,具体港口由中化新加坡公司确定。3.由双方确认的独立检验人在装货港船上采样检验并出具检验证书,该检测结果是终局的并对双方有约束力。中化新加坡公司有权在卸货港对石油焦的数量和品质进行检验,德国克虏伯公司有权委托独立检验人见证上述检验过程并自行承担相应费用。如果中化新加坡公司发现石油焦的品质或数量与在装货港确定的品质或数量不符,其应向德国克虏伯公司发出索赔通知,并有权在石油焦到达目的港之日起60日内向德国克虏伯公司提出索赔(采购合同第7.2.3条)。4.本合同应当根据美国纽约州当时有效的法律订立、管辖和解释。作了其他约定。
    2008年7月31日,中化新加坡公司在中国交通银行新加坡分行(以下简称新加坡交行)开立信用证,信用证45A规定:石油焦HGI指数为CA.36-46。
    2008年8月8日,双方认可的检验人A.J.EDMODN公司在装货港出具的检验证书载明,石油焦的HGI指数为32。同年8月11日的重量检验证书载明,德国克虏伯公司实际交付石油焦26 079.63吨。
    2008年8月 27日,德国克虏伯公司向新加坡交通分行提示包括A.J.EDMODN公司在装货港出具的检验证书在内的议付单据。该行于2008年9月2日支付了大部分货款。2008年9月11日,德国克虏伯公司开具最终商业发票,确定石油焦单价为301.56美元/吨。2008年9月25日,中化新加坡公司通过电汇方式支付了剩余小部分货款。中化新加坡公司向德国克虏伯公司总计支付货款 7 756 828.55美元。
    2008年9月8日,石油焦到达南京港。
    2008年11月10日,中国检验认证集团江苏有限公司出具的化验证书载明,石油焦的HGI指数为32。
    2008年10月至12月,中国市场石油焦价格下跌,中硫焦出厂含税价10月下跌为人民币2048元/吨,11月跌至人民币 1357元/吨,12月下跌为人民币1305元/吨。
    2008年10月15日,中化控股公司发函给德国克虏伯公司,提出其交付的涉案石油焦的HGI指数与合同约定的范围严重不符,下家用户无法使用,拒绝接货,事态严重,请德国克虏伯公司尽快拿出处理意见。(说明:中化控股公司是注册在中国大陆的一家公司,其余中化新加坡公司属于母子公司)
    2008年11月4日,中化新加坡公司再次发函给德国克虏伯公司,称德国克虏伯公司交付的石油焦的HGI指数严重偏离合同约定的范围,构成实质性违约,并要求德国克虏伯公司妥善处理。德国克虏伯公司于同年11月12日回函给中化新加坡公司,称其交付的石油焦的 HGI指数只是略低于采购合同约定的范围,不构成实质性违约,并同意举行会晤,商讨解决办法。同年    11月27日,中化新加坡公司发函给德国克虏伯公司要求双方尽快会晤。同年12月8日,德国克虏伯公司回函给中化新加坡公司称,2008年年底之前会晤困难,建议在2009年1月会晤。
为了避免涉案石油焦长期存放南京港造成损失的进一步扩大,中化新加坡公司于2009年11月11日致函德国克虏伯公司,告知与潜在买受人初步商定的价格等信息,并征询德国克虏伯公司的意见。2009年11月18日,德国克虏伯公司回函认为其已完成交货义务,中化新加坡公司处理涉案石油焦无需与其商量,更无需其同意,对于中化新加坡公司所提出的价格,也无法给出任何评论意见。 2009年11月26日,中化新加坡公司委托中化控股公司与威海金猴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猴公司)签订销售合同,将系争石油焦以人民币1575.50元/吨的价格出售给该公司。中化新加坡公司处置涉案石油焦收回货款人民币34 637 187.25元(分别按汇率6.8284和6.8283计算,折合美元5 072 525.65元)。
    由于中化新加坡公司与德国克虏伯公司无法协商赔偿事宜。2009年底,中化新加坡公司向南京高级法院提起一审诉讼。
    请求判令:1.解除双方订立的《采购合同》;2.德国克虏伯公司返还货款7 756 828.55美元 (按2009年5月6日基准汇率6.8232计算为人民币52 926 392.56元)及自2008年9月24日至德国克虏伯公司实际返还货款之日的利息(按中国银行同期美元贷款利率计算);3.德国克虏伯公司赔偿中化新加坡公司港口包干费、堆存费人民币 1 523 052元(暂计算至2009年5月6日);4.德国克虏伯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双方围绕HGI指数的进行了专门意见鉴定和聘请专家意见进行说明。
    中化新加坡公司:提供了上海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出具的“关于石油焦特性的说明”。该说明称:燃料级石油焦的硬度(HGI指数)是其核心指标,通常的大型企业对于所采购的燃料级石油焦的硬度指标要求不低于45,在磨机型号允许的情况下,也接受部分硬度在35以上的石油焦,而硬度指标低于35的燃料级石油焦用途非常有限,所以国内燃料级石油焦市场上并不多见此类需求。
    德国克虏伯公司:申请从事石油焦行业三十余年的美国人Fisher先生、中铝公司郑州轻金属研究院原副院长王平甫先生和华北电力大学教授李永华先生三位专家证人出庭作证。该三位专家证人一致认可:HGI指数表示石油焦的研磨指数,指数越低,石油焦的硬度越大,研磨难度越大,指数越高,则石油焦的硬度越低,研磨难度越低。HGI指数为32的石油焦具有使用价值,符合涉案采购合同的目的。此外,Fisher先生称,其见过的最低HGI指数为35,最高HGI指数为85。石油焦的HGI指数难以准确测定,通常用一个典型值的范围表示。王平甫先生称,对硬度大的石油焦,在使用前,需要对磨机的喂料速度、风压和流量、磨机转速等磨粉参数进行调整。李永华先生称,HGI指数是燃料制粉系统的选型依据,不能作为其是否是燃料的判断依据。HGI指数较低的石油焦需要更换研磨设备方可使用。
    【判决】略
    【律师点评】
    1.本案管辖和适用法律问题。
    虽然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涉案合同应当根据美国纽约州当时有效的法律订立、管辖和解释,但在诉讼中双方当事人均选择《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以下简称《销售公约》)作为确定其权利义务关系的依据,而新加坡与德国均为《销售公约》的缔约国,故涉案合同应适用公约的有关规定。
    如果《销售公约》中没有规定,可以适用美国纽约州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07年),第236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同本法有不同规定的,适用该国际条约的规定,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声明保留的条款除外。第241条,因合同纠纷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没有住所的被告提起的诉讼,如果合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签订或者履行,或者诉讼标的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或者被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有可供扣押的财产,或者被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设有代表机构,可以由合同签订地、合同履行地、诉讼标的物所在地、可供扣押财产所在地、侵权行为地或者代表机构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第242条,涉外合同或者涉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用书面协议选择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法院管辖。选择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管辖的,不得违反本法关于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第243条,涉外民事诉讼的被告对人民法院管辖不提出异议,并应诉答辩的,视为承认该人民法院为有管辖权的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一)》第2条之规定。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管辖采用约定管辖,但是合同诉讼标的物所在地法院也有管辖权,如果双方不反对,可以适用。从双方协议约定来看,管辖法律适用《销售公约》,公约没有规定,适用美国纽约州法律。
    因此,合同诉讼标的物的目的港南京高级人民法院有管辖权。
    2.本案究竟是合同无效还是合同根本违约还是一般违约?
    中化新加坡公司认为:中化新加坡公司与德国克虏伯公司签订《采购合同》,约定中化新加坡公司向德国克虏伯公司购买石油焦25 000吨,石油焦的HGI指数应在 36至46之间。中化新加坡公司按约支付了全部货款,但德国克虏伯公司交付的石油焦HGI指数仅为32。中化新加坡公司据此主张,涉案石油焦的HGI指数远远低于双方买卖合同所约定的标准,亦低于国内销售的一般石油焦的质量,导致涉案石油焦难以在国内市场销售,签订买卖合同时的预期目的无法实现,故德国克虏伯公司的行为构成根本违约。
    虽然其交付的石油焦的HGI指数为32,并非强制性指标,仅仅是一个大约的范围。表面上看与合同约定不符,但实际上并不构成违约,合同约定的HGI指数是典型值。HGI指数为32的石油焦仍然可以在中国市场销售。
    我们认为:从本案的法律适用来看,应当适用《销售公约》,而不是依据国内法做裁判依据。
    《销售公约》第4条规定:“本公约只适用于销售合同的订立和卖方和买方因此种合同而产生的权利和义务。特别是,本公约除非另有明文规定,与以下事项无关:(a)合同的效力,或其任何条款的效力,或任何惯例的效力;(b)合同对所售货物所有权可能产生的影响。”由于公约并未对合同效力问题作出规定,故本案应适用当事人在合同中选择的美国纽约州法律对此问题作出认定。德国克虏伯公司在本院二审期间提交了《美国统一商法典》和相关判例,认为案涉合同应认定有效。
    《销售公约》第35条(1)卖方交付的货物必须与合同所规定的数量、质量和规格相符,并须按照合同所规定的方式装箱或包装。(2)除双方当事人业已另有协议外,货物除非符合以下规定,否则即为与合同不符:(a)货物适用于同一规格货物通常使用的目的;(b)货物适用于订立合同时曾明示或默示地通知卖方的任何特定目的,除非情况表明买方并不依赖卖方的技能和判断力,或者这种依赖对他是不合理的;(3)如果买方在订立合同时知道或者不可能不知道货物不符合同,卖方就无须按上一款(a)项至(d)项负有此种不符合同的责任。
    第39条(1)买方对货物不符合同,必须在发现或理应发现不符情形后一段合理时间内通知卖方,说明不符合同情形的性质,否则就丧失声称货物不符合同的权利。(2)无论如何,如果买方不在实际收到货物之日起两年内将货物不符合同情形通知卖方,他就丧失声称货物不符合同的权利,除非这一时限与合同规定的保证期限不符。
    第40条如果货物不符合同规定指的是卖方已知道或不可能不知道而又没有告知买方的一些事实,则卖方无权援引第38条和第39条的规定。
    第49条(1)买方在以下情况下可以宣告合同无效:(a)卖方不履行其在合同或本公约中的任何义务,等于根本违反合同;(2)但是,如果卖方已交付货物,买方就丧失宣告合同无效的权利,除非:(a)对于迟延交货,他在知道交货后一段合理时间内这样做;(b)对于迟延交货以外的任何违反合同事情:(一)他在已知道或理应知道这种违反合同后一段合理时间内这样做;或(二)他在买方按照第四47条第(1)款规定的任何额外时间满期后,或在卖方声明他将不在这一额外时间履行义务后一段合理时间内这样做;(三)他在卖方按照第48条第(2)款指明的任何额外时间满期后,或在买方声明他将不接受卖方履行义务后一段合理时间内这样做。
    第51条(2)买方只有在完全不交付货物或不按照合同规定交付货物等于根本违反合同时,才可以宣告整个合同无效。
    ■关于合同根本违约和无效问题
    依据《销售公约》第4条之规定,公约没有关于合同无效的特别条款规定,除非双方合同约定,其次,公约主要是关于权利与义务的分配约定。其次参照美国的法律规定和判例,结合查明的事实,该合同应当属于合法有效并成立。
    事实上:从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对石油焦需符合的化学和物理特性规格约定的内容看,合同对石油焦的受潮率、硫含量、灰含量、挥发物含量、尺寸、热值、硬度(HGI值)等七个方面作出了约定。而从目前事实看,对于德国克虏伯公司交付的石油焦,中化新加坡公司仅认为HGI指数一项不符合同约定,而对于其他六项指标,中化新加坡公司并未提出异议。结合当事人提交的证人证言以及证人出庭的陈述,HGI指数表示石油焦的研磨指数,指数越低,石油焦的硬度越大,研磨难度越大。即使是中化新加坡公司一方提交的上海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出具的说明,亦不否认HGI指数为32的石油焦可以使用,只是认为其用途有限。故可以认定虽然案涉石油焦HGI指数与合同约定不符,但该批石油焦仍然具有使用价值。综合考量其他国家裁判对《销售公约》中关于根本违约条款的理解,买方在不存在不合理的麻烦的情况下,能使用货物或转售货物,甚至打些折扣,质量不符依然不过是非根本违约。故德国克虏伯公司交付HGI指数为32的石油焦的行为,并不构成根本违约。
    ■关于合同违约问题
    《销售公约》第35条规定,合同约定的数量、质量、规格不符合合同规定,被视为不符合合同规定,根据HGI指数为32确实不符合合同约定,采购合同HGI指数为36-46。指数越低,研磨力度越大。
    另外,中化控股公司2008年10月15日代中化新加坡公司就涉案石油焦的HGI指数向德国克虏伯公司提出交涉,此后中化新加坡公司还多次与德国克虏伯公司就涉案石油焦的 HGI指数进行交涉。以上事实符合销售公约第39条(1)买方对货物不符合同,必须在发现或理应发现不符情形后一段合理时间内通知卖方,说明不符合同情形的性质,否则就丧失声称货物不符合同的权利。
    因此,我们认为,双方交接的石油焦虽然指数不符合约定,不构成根本违约,但是需要承担违约责任。
    3.中化新加坡公司主张的索赔是否合理,是否超过时效?
    根据涉案《采购合同》的约定,中化新加坡公司有权对石油焦质量提出异议并寻求救济的期限是货物到港后60日内,该权限与中化新加坡公司是否支付货款没有关系。这就意味着,即使中化新加坡公司已经支付了货款,只要不超过货物到港后60日,中化新加坡公司仍有权对石油焦的质量提出异议并寻求救济。
    而事实上,到达南京港时间是2008年9月8日,根据双方合同约定,提起索赔及异议时间为2008年11月7日止。事实上,中化控股公司于2008年10月15日代表中化新加坡公司提出交涉。因此,没有超过诉讼时效。而中化控股公司代表中化新加坡公司提出交涉,德国克虏伯公司是认可的。
    4.中化新加坡公司向中化控股公司的转委托买卖是委托关系还是真实销售买卖关系?
    中化新加坡公司与中化控股公司是子母关系。
    中化新加坡公司主张其与中化控股公司之间系委托关系,其对与中化控股公司签订买卖合同是为办理报关需要进行了合理解释,并提交了委托销售合同.且中化控股公司2008年10月15日代中化新加坡公司就涉案石油焦的HGI指数向德国克虏伯公司提出交涉,此后中化新加坡公司还多次与德国克虏伯公司就涉案石油焦的 HGI指数进行交涉,德国克虏伯公司并未提出中化新加坡公司已将案涉石油焦转售给中化控股公司,无权再对案涉石油焦的 HGI指数提出异议。另,中化新加坡公司为减轻损失而处理涉案石油焦也是委托中化控股公司代为销售。
    综上,中化新加坡公司与中化控股公司之间系委托销售关系,买卖只是报关的手段。
     5.如何看待通过本案专家证人在诉讼过程中运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12)第79条,当事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通知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就鉴定人作出的鉴定意见或者专业问题提出意见。
    《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122条,当事人可以依照民事诉讼法第79条的规定,在举证期限届满前申请一至二名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代表当事人对鉴定意见进行质证,或者对案件事实所涉及的专业问题提出意见。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在法庭上就专业问题提出的意见,视为当事人的陈述。人民法院准许当事人申请的,相关费用由提出申请的当事人负担。第123条,人民法院可以对出庭的具有专门知识的人进行询问。经法庭准许,当事人可以对出庭的具有专门知识的人进行询问,当事人各自申请的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可以就案件中的有关问题进行对质。具有专门知识的人不得参与专业问题之外的法庭审理活动。
    原来的民事诉讼法(2012年之前)并未有关于就专业问题请教专家意见,因此,我们认为:本案之所以没有构成根本违约,除了销售公约规定外,最为重要的是就“专业问题比如石油焦指数HGI到底影响如何”请教了专家的意见,而这些也恰恰是当事人的陈诉,对于本案事实查明并合理引用法律起到很好的作用。
    因此,诉讼过程中,对于专业问题或鉴定意见可以申请专家出具相关专业的意见书。对法官判案有一定影响。

    【胡凯云律师】简介:法律硕士,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从业多年,主要业务:金融证券,企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地产开发工程建设等提供全程法律服务,提供民商事的诉讼仲裁等服务,微信:hu274498948,邮箱,274498948@qq.com,咨询电话13916286522 。